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钱柜娱乐平台登录 > 钱柜娱乐平台登录钱柜娱乐平台登录 > 洪秀柱批国民党丢党魂 国民党输掉了自己的未来(2)

洪秀柱批国民党丢党魂 国民党输掉了自己的未来(2)

发布日期:2016-03-17 互联网 MissC
洪秀柱批国民党丢党魂 国民党输掉了自己的未来(2)

  

2. 国民党现在完全堕落成了一个没有核心价值的政党。核心价值是一个党的党魂。核心价值是一个政党判断社会事务所依据的是非标准,遵循的行为准则。我们知道中国国民党的核心价值就是三民主义即民族主义、民权主义、民生主义。民族主义就是反对民族压迫,主张民族平等;民权主义就是主张主权在民,反对剥夺人民的一切自由和权利;民生主义就是主张平均地权、节制资本。中国国民党的历史证明,只要坚持了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国民党就会发展壮大;只要背离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国民党就会衰弱。现在执政的国民党最大的问题就是在民生政策上出了问题,严重背离人民期盼,台湾民众认为国民党就是一个权贵政党,为权贵说话,为权贵服务,为权贵谋利,特别是2008年马英九执政后,两岸和平发展的红利被台湾的大权贵、大财阀所垄断,普通百姓很少或没有分享这种红利,贫富差距日益拉大,台湾民众对国民党的执政深感失望。在这种严峻时刻,泛蓝民众特别希望国民党坚持三民主义的核心价值,在民生问题上针对社会现实提出让人眼睛一亮的政策主张,但是国民党主席朱立伦竟在10月17日临全会上将国民党的核心价值归结为“勤政爱民、民主法治、保障两岸和平”三项内容,完全将三民主义空心化了。国民党正是堕落成了一个没有核心价值和党魂的政党,国民党完全沦为了选举机器。党内无论哪个派系,哪个党主席,基本上都视党为选举机器,政党的任务就是选举而已。因此,只要国民党无法帮助政客们赢得选举,政客们要么就立刻脱党参选,要么就换党参选,要么就逼宫换帅,让其有“母鸡带小鸡”的选举效应。国民党不仅在选举时维选票是举,而且在上台执政后,视民调为唯一标准,不懂怎样去真正倾听民意,俨然威权时期的国民党,继续其高高在上的精英路线。可现实中,却处处受制于民进党的议题,被动挨打;行政施政和政策处处被媒体的民调数据左右,毫无执政担当与魄力,导致政府空转,无能之态处处显露(引用郑伟彬语)。泛蓝民众和国民党基层迫切要求国民党中央改变思想路线,找回其丢掉的核心价值,当洪秀柱刚出来参加党内初选时,泛滥基层群众的热情支持就说明了这一点,可是国民党高层却没有意识到,据凤凰卫视《台湾一周重点》主持人黄家腾说,竟然有国民党高层在10月7日中常会上痛批洪秀柱“改变,凭什么我们要改变?”。可见国民党高层是多么的漠视民意和刚愎自用。

  

3. 国民党党内派系林立,领导层内充斥着一帮只为自己政治利益、派系利益考虑盘算的政治人物,完全没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担当精神。2008年,民进党人明知会输掉2008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但是谢长廷、苏贞昌站了出来,不计荣辱,为民进党打拼,为民进党稳住了基本盘,为2009年民进党的立委选举铺路。2010年蔡英文也在明知不可能胜利的情况下出来参选新北市长。反观国民党,在“九合一”选举大败后,国民党内大咖畏战怯战,朱立伦、王金平、吴敦义都不愿意在党最需要的时候挺身而出,特别是朱立伦身为国民党主席,眼见党内大咖无人参选,泛蓝群众千呼万唤始终就不出来,毫无担当。在洪秀柱被提名为国民党2016参选人后,不积极协调团结党内派系,统一思想,同心同德,而是与洪秀柱若即若离,以致演出“换柱”的闹剧。国民党副主席郝龙斌也担心自己的政治前途被葬送,不敢去台湾南部的艰困选区去竞选立委,开疆扩土,最后选择北台湾的基隆市去稳选立委。国民党副主席黄敏慧本身就是前南台湾嘉义市市长,虽然国民党在去年“九合一”选举中丢掉了嘉义市的执政权,但黄敏慧在嘉义市还有相当的资源和人脉,国民党中央本想征召她参选嘉义市选区的立法委员,她竟拒绝征召。国民党大佬王金平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继续待在立法院,不为国民党2016大选积极站台出力,一心与国民党中央博弈,待国民党准备提名他为国民党不分区立委第一名后才出来为党助威。国民党前主席连战不顾及社会观感,执意在台北豪华饭店举行80岁生日庆典。所以,马英九的智囊、泛蓝的指标性人物陈长文面对党内如此乱局,也发文痛批国民党,指出“这样的国民党还是倒了好”,并呼吁选民无论是选总统或立委选举都拒投国民党;国民党资深党员星云大师也讲“百年国民党,以现在最乱”,他甚至说国民党到了要亡党的时候了。

  

4. 国民党过去忽视了人才的培养,人才断层严重,已经完全是老年党、权贵党,2018年的台湾“九合一”选举现在就已经面临着无人可用的尴尬境地。据台湾《联合报》报道,在台湾国民党虽然有40多万党员,但40岁以下的国民党员只占其总数的25%;由于深受李登辉、陈水扁执政时期去中国化教育的影响,导致很多台湾年轻人对大陆的认知趋向片面,简单的民主和非民主意识形态的区分,再加上大陆的惠台政策在某种情况下加剧了台湾的贫富差距,特别是在民进党的“票投国民党,台湾变香港”政治的恐吓下,年轻国民党员和年轻国民党支持者流失严重。国民党中央现在的朱立伦、郝龙斌、黄敏慧在2018年“九合一”选举时都已经是老面孔了,朱立伦虽然2014年在新北市再次赢得了市长选举,但是在台湾最近的五都市长施政满意度调查中名次倒数第一;郝龙斌已经做过两届台北市市长,但政绩很一般;黄敏慧做过两届嘉义市市长,在嘉义市有相当的资源和人脉,但在台湾其他地方知名度不够,并且她自己更上一层楼的政治意愿不高,除非这次她能作为朱立伦的竞选搭档,提升她的政治知名度,以后才可能另有打算。国民党党内的罗志强、苏俊宾、王郁琦等新生代还没有经过选举的历练,要担当大任还需要一段较长时间的锤炼。而且国民党是一个很讲出身和辈分的政党,国民党出现了权贵化的趋势,除非你是国民党前大佬的子弟,像马英九、郝龙斌、朱立伦、连胜文、吴志杨一样,否则贫民子弟也很难在党内出头,所以使很多有志于政治的年轻人都对国民党进而远之。今年国民党在中南部选区和北部部分选区迟迟提不出立委候选人就是明证。这种状况在明年台湾地区领导人和立委选举后还会进一步加剧,解决国民党的年轻化和平民化的问题已经刻不容缓了。本来朱立伦出任国民党主席后,全党都对他抱以期待,希望他痛下决心,改革国民党,但是朱立伦却说2016大选,无论胜选或败选,他都会在选后辞去国民党主席。朱立伦作为国民党内最大的实力派人物,都不愿意当担,那国民党内谁又来担当呢?

【洪秀柱批国民党丢党魂 国民党输掉了自己的未来(2)】
    暂无相关内容